中文  |  English

资料库
当前位置首页 >> 资料库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体制改革与社会治理创新研讨会|王天夫: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社会治理的三大论述
作者: 发表时间:2018-03-15阅读次数:181次

本文基于王天夫教授在2017年12月24日华东理工大学《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体制改革与社会治理创新研讨会》发言整理而成,略有修改,题目为整理人自行添加,未经发言人审阅。整理人:权淑娟。如需引用、转载,请标注来源出处。

 

十九大报告中关于社会治理的三大论述

我基本没有参加社区里具体的社会工作,只是跟着清华好几个讲社区实验的课题组有过一些交流,去看过。十九大报告,我认真学过,特别是关于社会治理,第八部分。我们也到处跟人讲十九大报告,我捋了一遍,就讲讲后边关于社区的几个论述,大概讲三点:

一、社会治理的重心在社区。

二、社会治理从哪开始?刚才提了业委会,我觉得业委会可能还是比较超越了社会治理的范围。

三、社会治理的重点,治完了怎么办?

 

 一、社会治理的重心

十九大报告讲了三个创新的提法。一是社会治理创新,相当于顶层设计。二是基层社会治理创新,就是基层具体怎么办。三是讲社区治理。把社会治理的重心下移后,落到哪?以社区为依托。十九大报告第八部分第六段,专门讲了打造共治共建共享的社会治理体系,最后一句话就是在讲社区里的治理。最后,社会治理创新,要落到社区里,以社区治理为具体的依托。

社区为什么成为社会治理最后的依托?社会具体在哪里?举个例子,业委会跟社区里的事务有很多相关,但从狭义角度讲,业委会不完全是一个社会的问题,因为它的确涉及到了经济利益,有的时候还把法院、国家权利、政治领域的很多东西都纳进来了。狭义地讲,社区或社会在哪里,就是在社区里边。并且讲狭义的社会治理,以前没有什么社会,社会里边的互相之间的讨价还价,治理的能力,非常低,社区里边的社会问题或公共事务的解决,这个可能是社区治理的第一步,也是社会治理的第一步,也是锻炼我们市民社会的市民互相尊重、妥协、谈判、自治能力的第一步。所以,社会治理第一步的支撑,应该是在社区里边,是社区治理的过程,一步步历练社会治理的能力。

二、社会治理要以公共事务为导引

如果社会治理的重心要下沉到社区,那社会治理、社区治理,该怎么走?我的想法,应该以公共社区里的公共事务为导引。什么是社会治理?社会治理一定要涉及到更多人的公共问题或事务,才能形成为社会治理。社会治理的由来,在我看来,传统是没有社会治理这个问题的,它是转型过后,特别是工业化、城市化转型之后,才慢慢出现的社会问题,说得再清楚一点,就是资本主义替代封建主义社会转型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和公共事务,这些社会问题和公共事务的出现才带来了社会治理。我们这个学科的产生,也是这样,最早的社会学家、研究公共政策的人,就是看到有一系列的公共问题出来,特别是最早游民、底层工人生活状况的问题带来一系列的社会治理问题、社会学研究问题,才有了社会学的发展。当然,现在有很多社会福利政策,这些都是社会治理的一部分。事实上它都是由社会转型后出现的社会问题和公共事务问题延伸开来、发展出来的。

按这个逻辑,在社区治理的过程中,因为公权力的退出,新的社区产生,有一系列新的公共问题出现,比如解决社区停车问题,通过解决社区里的停车问题,组成一个议事会,然后有一系列的制度,最后讨价还价,有结果以后再公布、征求意见。这些就是从一个简单的解决社区里的停车难这样一个公共问题,形成一整套议事会的制度,议事会制度慢慢又可以解决其他的问题。社区治理,该怎么着手开始?的确要解决一系列的社区公共问题。

三、社会治理的重点在组织建设

整个社会转型,一定会造成社会结构的变化。社会结构变化,毫无疑问社会里的个人会归置到不同的社会位置里,利益也不一样,资源不一样,权利也不一样。新一轮讨价还价过程中,形成新的社会问题。转型完以后,一定要构建一个新的社会结构出来,这样才能完成转型,到另外一个运行的状态里。

传统社会为什么没有社会治理的问题?因为传统社会里,绝大部分的问题是在以家为中心的社会结构给解决了。家庭解决不掉,家族给解决,家族解决不掉,就泛家族的社会结构解决掉,基本没有什么公共的社会问题。但它对应的社会结构,就是以家为中心或以家为中心扩展的社会结构。我们现在社会转型后,社会结构变了,不是以家为中心,也不是以家为中心扩展的社会结构,所以有了问题出来。在传统社会里,解决问题的社会结构或组织基础,是家或家族;在转型过后的新社会里,解决这些问题的社会结构是什么?那就是一系列的社区里的组织,真的由社区的居民组成的组织,跟外来的NGO、政府派进来的居委会代表不一样。因为解决公共事务而在社区慢慢形成的社会组织,它是未来下一步解决其他公共事务的制度性保障的关键。通过一次次的训练或历练,这些社会组织慢慢就成为了社区里治理、解决问题、社会治理的中坚,慢慢会成为一系列的结构性力量。如果这个模式不断重复,它就会形成结构性的力量。这些结构性的力量,有共同的目标、共同的利益,也有共同的方向。

整个社区的治理、社区组织的成立和成长,真的是有朝着社会治理更广阔的范围扩展的可能。不管今天我们这种会议,互相之间的经验交流,还是社区里的事务慢慢会涉及到社区之外,比如业委会的出现,甚至其他的经济领域、政治领域的讨价还价或治理的过程,有了社区里的这些组织,可以慢慢地扩展开去。那个才真正是社区里面的治理,能形成一种自治的过程,能朝着更广阔的社会治理的角度去扩展。

我认为,社区治理是社会治理的落脚点,是社会治理顶层设计里最重要的基石。因为所有社会成员的自治能力、社会组织的结构,最后都要经过在社区解决问题、解决公共事务过程中历练起来。

谢谢大家。

Copyright © 1994-2014 华东理工大学社会与公共管理学院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 版权所有